您的位置::胶带机械网 >> 最新文章

我国制造业上游零部件仍依赖日本等国主机托管

时间:2019年11月29日

动感的舞曲音乐间杂着阵阵机械手摆动的金属声,走进11月初的国家会展中心7H馆,就仿佛置身于明日世界的科幻电影场景。偌大的场馆中汇聚了中国的新松,以及国外的ABB、库卡(KUKA)、那智(NACHI)等机器人和工业自动化设备的生产巨头,展示的最新产品以各自的科技优势来应对未来工业4.0的需求。

“新松虽然是国内的龙头老大,可你看我们旁边都被国外的公司所包围。”韩松林感慨地说,27岁的他刚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进入中科新松才半年光景。

这位学习自动化专业硕士的徐州小伙执意选择到上海新松工作。“收入水平上,现在很多互联网公司肯定要高些,但我是比较看重工业4.0的趋势。”韩松林对记者说。

从硬件到方案

正如韩松林所言,在7H馆相对中心位置的中科新松被来自瑞士的ABB、德国的库卡、日本的那智等国际巨头的展位包围,站在各自的展位都能看到对方的智能机械装置和机器人——在韩松林身边站立的是比他还高大的新松双臂协作机器人,白色的它此时正在装配一台黑色小型无人机,分外醒目,灵巧的机械手可以把无人机的螺旋桨安上,全过程行云流水般地流畅。

“能告诉我你们用的是什么传感器吗?”苏州路车智能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路军对着韩松林等中科新松的工作人员再三询问,作为国内客商,路军是专程来工博会“扫货”的,走遍了中外参展商的各个展台展位。

“我本身是做传感器的,对工业4.0的未来非常看好,智能装备包括机器人是个大类。”路军对记者说,路军直言,目前中国和发达国家仍然存在差距,尤其是日本的机器人,传感器这块就做得非常好,“实话实说,日方的运动距离和角度精确,我们国内的原始研发差,有的国内厂商找日本等国外同行买来零部件组装,原始研发相对很少。”

另外,在路军看来,国内智能装备种类也少,之所以少,除了设计跟不上外,算法也跟不上。

除了国内外众多供应商“跑步圈地”意图占据的硬件领域之外,在个性化定制的解决方案也是我国的痛点之一。

在万腾科技总经理张镇看来,很多工业企业上了最高级的软件后,却没有人会操作;或者只会操作,无法发挥更大效能,说到底,是忽视了“智能制造”中人的作用。在他看来,个性化定制的方案供应商在未来存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松下营业部副部长谢鼎全同样告诉记者,对比国内外的工业4.0和智能制造案例,有一个清晰的轮廓,就是过去国内更多投资在设备上,现在更多的是通过内部的方案解决来提高整体效率。

在中国工业4.0俱乐部秘书长杜玉河看来,个性化服务解决商是未来蓝海市场开拓的拓荒者。当国内大量工厂进行智能化改造的时候,国外设备供应商更多的是在有线数控装备的基础上升级到无线控制装备。制定无线的设备接口标准,由于从有线控制到无线控制、从结构到模式已发生质的变化,而这些变化都是基于个性化服务商定制的解决方案,差异化的竞争很可能使得蓝海再现。

他山之石

比起其他公司,德国库卡(KUKA)展台的动静大了许多,“摇滚巨星”KR3 AGILUS机器人带来架子鼓表演,参观者还可以与它一起疯狂打地鼠。在热闹的背景下,库卡此番带来了其适应“工业4.0”智能化潮流的 RobotTeam双机器人焊接工作站,采用了两台KR CYBERTECH机器人KR8 R1420及KR10 R1420,展示了紧凑高效的焊接作业,而新品在机床上下料应用展示则呈现了它很高的集成度和精细的驱动特性。

德国作为“工业4.0”的提出者与倡导者,其制造装备、工业自动化、工业软件等方面均处于领先地位,通过全工业体系的协同(研究机构、协会、大学等),强化“硬制造”优势,同时拓展“软服务”能力。

这些将使德国乃至整个欧洲获得额外的2000亿——3000亿欧元产值,工业4.0所带来的彻底变革也将在未来显露。

博世力士乐中国董事总经理刘火伟对记者表示,德国的很多技术已十分成熟,达到“工业3.0”,中国有不少的企业还处于2.0阶段。接下来的10年,中国制造业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将“3.0”和“4.0”共同完成,目标十分明确。

他说道,对于工业4.0,德国公司包括博世力士乐尤其注重以下四点:新线投资、旧线改造、互联服务、工业4.0培训。

以旧线改造为例,别看德国有些工厂改造的动静不大,但产生的效益及目的都很惊人。他说,德国的洛尔工厂改造完毕后生产效益增加6%,它对一个品种的适应能力也增加了10倍,预计1——3年收回成本。“你投一个全新的生产线,确实可以满足各种生产要求,品种也增多,但投资回报期会拉长,有的要超过10年。通过旧厂改造,回报期限被大大减少了。”

此外,很多机械都需维护,“设备维护到位、远程编程等方式都可降低生产成本、增加设施的可用性。”

刘火伟也说:“德国公司还有一点很擅长:工业4.0的培训。我们不仅提供培训设备,也用这些设备培训自己的员工。我们全球有250家工厂,丰富的工业制造经验可用来分享,而一些系统软件、硬件也是企业自己生产的,没有依赖其他供应商。简单来说,培训中心就是个迷你工厂,涵盖了完整的生产价值流。”

而与德国相反的是,美国的做法是从“软服务”切入,利用其在基础科学、工业、信息技术、互联网等领域的综合优势,构建全球性的生态体系组织,带动工业全流程、全环节竞争力的整体提升。

美、德体系工业互联网的对接、协同已开始。无论美德使用何种名词,均将工业互联网作为变革工业和确立竞争新优势的技术基础,注重将顶层设计与优势企业主导相结合,突出数据在整个架构中的核心作用,加快相关领域标准化进程。去年下半年以来,美德双方启动了各自体系架构的对接协调工作,在功能领域实现了全面对接,初步形成合作协同态势,以共同主导全球工业互联网发展方向。

而不仅在高屋建瓴的宏观角度,这些国家经营公司的理念也非常与众不同。据全球市场份额最大的扫地机器人生产商iRobot联合创始人、CEO Colin Angle介绍,iRobot年销量能达到6.5亿美元,公司每年都拿出不低于7000万美元投入研发,比例接近十分之一。在他看来,任何公司只有不断投入研发,才能保持长期健康地增长。

泉州欧菲医疗美容医院

西安莲湖北大医院专家

西宁北大皮肤病医院专家

友情链接